当前位置:首页

化妆品店、衣服店、饰品店琳琅满目

2020-08-13 04:04

“找不到了,应该在这幢楼的南面。”从小轿车里走出,他绕着围挡寻找当年住过的楼房。找了两圈没找到,他无奈掏出苹果手机,打开卫星地图,指着晨旭路南边一条街自东向西第6幢楼,“就是这里!那幢房子一共八层,我住七层,地图上还没来得及将这块抹去。”

在租住城中村期间,李杨静完成了自考大专中文系的11门科目。夏天早上她6点起床,在金水河边晨读,冬天冷了就在租住屋看书。不少和她一起报自考的同学半途而废了,但她坚持拿到了大专文凭。这两年,她注册了一家市场营销公司。

李杨静说,在城中村时觉得自己挺优秀,搬到小区后,和同龄人一比较,发现还得努力,“接下来准备要孩子,想买更大的房子。”

今年29岁的侯文杰,老家在许昌,如今在郑东新区高铁站旁,有一个自己的广告策划工作室。2008年,从郑州一所高校毕业后,他先后辗转广州、深圳,2010年春节后回到郑州,在农业路政七街口一家担保公司上班,试用期1500元的工资,让他只能选择在城中村居住。在2011年3月以前,他在黄家庵住了一年。

在黄家庵,侯文杰没有认识的人,“对于我,这个村子也许只是一张床”,他开始攒钱,为以后创业做积累。

他用心收藏着每一张房租收据

房门经过租客无数次开关后,门框与墙体间的缝隙能插入手指。冬夜里,穿过门缝的寒风让他刺骨难眠,只得把电脑桌拉到门边挡风。

城中村作为城市漂泊的驿站,“郑漂族”总希望有一天能搬离。他们在这一站停靠的时间有长有短,但搬离后却时常怀念。如今这些城中村或许正在拆迁,或许已经蝶变成一座商业新城。在事业初有成就、无需再蜗居之时,再回城中村,他们又会有怎样的感觉涌上心头?

人物:李杨静年龄:30岁职业:某市场营销公司负责人城中村:在燕庄、小李庄等居住十年2012年搬离

在昔日小李庄的地盘上崛起幢幢高楼,李杨静在这里有了自己的房。

今:吃不出当年煎饼果子的味道

她城中村生活十年,终于住上商品房

心语:如此苛刻的条件也生存过,没什么挺不过去了

2000年,李杨静从商丘一所中专学校毕业,只身一人来到郑州,刚开始在传呼台当话务员,月薪500元,当时租住的燕庄,房租一个月才65元。她记得刚租下房子时的激动,“在陌生的郑州,终于有一个小空间属于自己。”

在庆丰街政通路口,名为升龙世纪花园的小区门口,竖着一块刻着“小李庄”字样的石牌,30岁的李杨静是这个小区的住户。在小李庄改造前,这里还曾是她和老公“郑漂”时的一站。

当时,她和现在的老公都刚到一家公司,同住在桑园,两人常在胡同里碰面。终于在一次碰面时,她老公开了口,“咱俩挺有缘啊!”“都市村庄就这么小,碰面多正常呀!”她打趣回应。一来二去,两人便开始交往。

昔:在城中村与老公相识相恋

4月8日上午9点半,黄家庵村拆迁工地上,除南侧临街几排楼房外,剩下的一幢孤零零的7层楼房,成为侯文杰寻找当年居所的参照物。

那时,每天早上7点,他准时从租住小屋出发,穿着公司工装,在胡同口小吃摊买份豆浆煎饼,步行去公司。等晚上7点回到黄家庵,他常会在路边吃碗浆面条,然后回到那间不足10平米的房间,躺在紧挨着门的床上,除床之外,小屋内只剩一张简易电脑桌。一台花200元押金租的旧电视,是他下班后仅有的娱乐。

在城中村,李杨静收获了爱情。

沿黄家庵西门街道走着,侯文杰拿着微单相机,将镜头对着拆迁中的废墟不时拍着,“很怀念那段时光,既感觉落魄,又满怀希望。”

心语:在城中村时觉得自己挺优秀,搬到小区后,发现还得努力

领结婚证后,租住的小屋开始有家的含义,李杨静买来字画精心装饰,添置了书桌、沙发、电视。可慢慢地,她发觉很难将城中村当做家,时常搬家没有安定感,还要看房东脸色。2012年,她和老公凑齐首付,买了小李庄改造后的这套60平方米的小户型。由于两人都曾在小李庄住过,搬进新居时他们戏说:“小李庄,我们又回来了!”

当天早上,侯文杰没吃早饭,他在黄家庵南门口,买了个煎饼果子嚼着,“吃着没当年的好吃,或许煎饼果子没变,是我变了。”

“我当时想看看攒够多少张后,我会从这里搬离。”至今,侯文杰仍保存着这些收据。他说,从这收据中,能看到曾经的足迹,“如此苛刻的条件也生存过,没什么挺不过去了。”

4月8日上午11点半,李杨静像往常一样,走进小区旁的升龙商业广场,她脚下的土地,2007年前还是城中村小李庄,如今璀璨的水晶吊灯下,化妆品店、衣服店、饰品店琳琅满目,一切已“沧海桑田”。

此后,李杨静一连住了10年城中村,伴随着城中村改造和工作变动,燕庄、小李庄、姚寨、桑园、东韩砦都留下她的身影。

人物:侯文杰年龄:29岁职业:某广告策划工作室负责人 城中村:在黄家庵村居住一年2011年搬离

今:逛商场没了逛城中村的亲切感觉

昔:夏夜数次热醒靠不断冲澡入睡

曾经:搬离城中村,是在城市中漂泊的ta的奋斗目标 如今:真离开之后,却难忘那既落魄又满怀希望的时光

因为条件艰苦,他对这一年的经历印象深刻。他所住的房间在楼层的西南角,夏天的时候会被晒透,他整夜要热醒数次,醒来后再入睡的唯一办法,就是到卫生间里接盆凉水对着身体猛冲一番。

从城中村刚搬进小区,李杨静有些不太适应,早上出门再难买到品种多样的早餐,在城中村一元钱能买很多菜,现在一些菜一斤就要两三元。

每月7日是交房租的日子,此时一楼进门处的小黑板上,用粉笔写着该交房租的租户,侯文杰住的711也常“上榜”。交房租时,房东会开一式两联的收据,侯文杰每次都要房东写得用力一些,为的是自己保存的第二联能看清楚。之后,他会将收据挂到床头挂钩上。